《天道》:穷人要逆袭,得扒5层皮
174 ·
0 ·
2022-05-04 01:14:49
最新编辑原因:

从此剧中,我们看到一个底层人物的逆袭,必须扒了这5层皮:
第一层:扒掉“等靠要”的弱者生存观念;
第二层:扒掉“太把自己当回事儿”的心态;
第三层:扒掉“无知”的头脑;
第四层:扒掉“平庸”的思维;
第五层:扒掉“无德”的品行。
困住一个人的不是阶级,而是思维、观念、觉悟和品行。
以上五层皮,看看到底是哪一层,阻碍了你的逆袭?

 

第一层:扒掉“等靠要”的弱者生存观念,树立自己主宰命运的强者生存观念
冯世杰、叶晓明、刘冰本质上觉得丁元英是一个高人,所以把发财的期待,全部都寄托在丁元英的身上。
当他们真正在创业的过程中,面对龙头企业乐圣集团的起诉,需要担负责任的时候,首先不是靠自己本事去解决问题,而是选择了逃避。
这种不靠自己解决问题,选择逃避的思维本身就是“等靠要”的观念。
丁元英在五台山,说了句非常本质的一句话:

“传统观念的死结就在一个‘靠’字上,在家靠父母,出门靠朋友,靠上帝、靠菩萨、靠皇恩……总之靠什么都行,就是别靠自己,所以就只能在精神上跪着。”

这句话,在王庙村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丁元英去古城最贫困的王庙村,发现村里的妇女成天不干活往教堂里跑,乞求着上帝保佑发财致富。
天天乞求上帝,却也没有解决生存问题,这不是非常可笑吗?
要知道,宗教的存在是让人的灵魂向善解脱,而不是庇佑一个等着上帝、菩萨保佑发财,在精神上不自立自强的懦夫。
丁元英跟韩楚风去五台山的路上,已经把自己扶贫核心思想阐明了:
我救不了他们,我能做的只是给他们一个生存观念,唯一能救他们的是他们自己。
王庙村扶贫的本质上,是丁元英通过杀富济贫,引起社会舆论对“贫穷”的根源性进行思考,让众生觉悟。
真正让一个人贫穷的,是一个人“等靠要”的生存观念。
这个“等靠要”观念的存在,让一个人永远在精神上跪着。
现实生活中不难发现,越是贫穷的地方,福利彩票店越多;越是贫穷的国家,福利彩票越火热;越是低学历低收入的人,越爱买彩票。
本质上这种人的观念,就是希望上天降下好运,他们本质上是“等靠要”的依赖观念。
而丁元英就是想把贫穷人骨子里,“等靠要”的观念给扒掉,一个在精神上跪着的人,永远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

第二层:扒掉“太把自己当回事儿”的心态。
丁元英第一次到王庙村召开股东大会的时候,乡村的农户问丁元英:
咱们农村啥条件,人家城里啥条件,不管是从人才、设备、资金等等各方面,怎么可能跟城里比?凭什么能够挣钱?
这个时候,丁元英回答:凭的是王庙村,不怕吃苦受累!
生存法则很简单,忍人所不忍,能人所不能,忍是一条线,能是一条线,两条线之间就是生存空间。
学会在夹缝中生存。

丁元英去王庙村看音响生产情况的时候,冯世杰抱怨着说:“我的天,累死我了啊!”
丁元英停顿了说:

“累死了,你死了吗?
以后不许说‘累死我了’,只有一种情况,就是你真的快累死,还剩最后一口气,但有个条件,说完就得死,不死不行。
想干好事,记住两句话:别把别人不当人,别把自己太当人了。”

现实生活中,很多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了,工作太苦了受不了,太累了受不了,压力太大了受不了,责任太重了受不了。
既吃不了别人吃的苦,遭不了别人遭的罪,受不了别人受的压力,而且还没有多少能耐的人,请问到底如何“脱贫”?
底层人脱贫的第二点,扒掉“太把自己当人”的思维。
你想得到多少,首先得学会承受多少。

 

第三层:扒掉“无知”的头脑。
我们先来看看丁元英原生家庭,父母和丁元英的妹妹、哥哥都是非常平凡的老百姓。
丁元英的妹妹去找丁元英拿车的时候,说了一句话:
“二哥,跟你说话,你累,我们也累。”
其实,足以说明丁元英已经脱离了原生家庭的观念,已经跟父母兄弟姐妹不在一个认知层次了。
我们再看看丁元英本人,是操控亿万资金的操盘手,身边的好友是正天集团总裁的韩楚风。
而韩楚风和丁元英都是留学德国的经济学硕士。
同样是面对格律诗跟乐圣的官司,刘冰、冯世杰、叶晓明选择了退股,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的欧阳雪对那场官司同样没有信心,说了句:“赔了就从头再来,再去摆馄饨摊。
但是曾在德国留过学的肖亚文选择了入股格律诗,并且她对那场官司稳操胜券。

知识可以改变命运,接受高等教育的肖亚文,她的认知高出了刘冰、叶晓明、冯世杰和欧阳雪。
接受高等教育的丁元英也摆脱了原生家庭的束缚,进入了社会的精英层。
所以,底层的逆袭,得扒掉“无知”这层皮。
当下同样证明了,没有文化、没有知识的人,要想再白手起家,可不是改革开放初期拼胆大就行。
没有知识,没有高认知,只能成为创业的炮灰。

 

第四层:扒掉平庸的思维。
一个底层人,自立自强、能吃苦耐劳、能忍人所不能忍,接受了一定的高等教育,其人生可以有一个突破。
但是要想有一番作为,那还得扒一层。
这层是——平庸思维
我们看看韩楚风,原本只是正天集团的一个中高层管理者,在董事局论资排辈的话,韩楚风没有多少地位。
这个时候,正天集团需要挑选接班人,韩楚风问丁元英:“现在包括我在内,有3个候选人,我到底争还是不争?”
丁元英回答:“此消彼长,给他们两个副总裁让出道,让他们去争,结果就是你的机会。”
赌注一台宝马车,结果丁元英赌赢了。
很多人看不懂丁元英的思维,在于普通人做事,是顺着事情发展的线性思维,而丁元英是因果颠倒,逆向思考掌握规律办事儿的布局思维。
再比如,王庙村扶贫。
丁元英要的结果,是通过“杀富济贫”引发社会舆论,对贫穷根源性的反思。
至于“富地”这块肥肉,早就选好了音响龙头企业乐圣。
丁元英跟韩楚风去五台山的途中,已经把自己所布的局说得非常透彻了,后面只不过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执行罢了。
而其他人看事情一步步进行的时候,之所以觉得丁元英太神了,那是因为他们身在局中,甚至只是丁元英扶贫布局中的棋子,棋子怎么能够知道主人的心思?
底层人的逆袭,必须扒掉“平庸的思维”。
只要骨子里存在平庸的思维,即便拥有再多的学识,最终仍然只是一个平庸之人。

 

第五层:扒掉“无德”的品行。
《天道》这部电视剧,大部分人的目光都围绕王庙村扶贫的几个角色转悠,却忽视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——王明阳。
单单从名字上来看,剧中的“王明阳”,跟500年来心学大家“王阳明”的名字相似,作者的用意,已经显示出此人在作品中的分量。
剧中王明阳的背景:
人称冷面诸葛,“马王黑恶集团”军师,高学历,精通法律和社会学,性格沉重、冷静、残忍,心理素质稳定,智商过人,曾经亲自策划、指挥过12起恶性大案。
被抓后,警察无论如何审问王明阳,他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,任何线索闭口不谈。
后来,芮晓丹通过丁元英的指点,做了3天的功课,在儒释道的宗教还有文化属性上做文章,连续审讯8个小时,才撬开了王明阳的嘴。
芮晓丹评价王明阳:“以此人学识,如果不去犯罪,完全可以有一番作为。”
全剧中论思维和文化底蕴,能和丁元英过招的当属王明阳。
可惜王明阳没有把他的文化、思维、学识用在正道上。
一个再牛的人,“心”若是歪了,就不是活在底层的问题,而是下地狱的问题。
丁元英曾经说了这么一句话:
“品性这东西,今天缺个角、明天裂道缝,也就离塌陷不远了。”
有着丰富学识的王明阳,因为心歪了,受到法律惩罚,被执行了死刑。
无学识的刘冰,同样因为心歪了,而被自己的贪念,引导到死亡之地。
他们两个人的死,恰恰也说明了,一个人无论是生活在底层,还是生活在高层,心术不正,其归宿都是“地狱”。

 


《天道》真是影视作品中的“神剧”,这个神的地方在于启发人心。


本作品系原创,采用《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禁止演绎4.0 国际》许可协议.转载请说明出处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upupor.com/u/22050317034843386880 复制

无内容

推荐阅读
暗淡蓝点 · 响应时间: 76ms · 版本:2022-06-22T08:41:16.737 · 备案号: 皖ICP备17015935号-2 · upupor.com©2022 · 项目始于2019